一个全新的世界

1/5
2/5
3/5
4/5
5/5

Holophony是一个并非严谨的合成形容词,用来形容那种比想象中更精彩的音响感受。而在悉尼歌剧院(SOH)上演的科恩戈尔德(Korngold)的歌剧《死城》(《The Dead City》),便得到了Holophony这一名词来形容它。这部剧目需要一支交响乐团进行伴奏,然而悉尼歌剧院的乐池较小,并不能满足一百四十位音乐家和唱诗班成员演出的需要,基于这个原因我们需要了解Holophony这个新形容词背后真正的含义。

“Holophony不是一个正确的术语,但是它的含义很容易理解:创造一个音响形象来替代本不存在于此的实物,”该项目音响设计师、歌剧院录音及广播工程负责人Tony David-Cray解释道。实现这一声学效果的系统由d&b audiotechnik音箱组成,它们遵从空间声学规则,以一种最为特别的方式配置,从而确保剧院中的每一位观众都能感知到空间虚拟声源具有稳定的定位和方向。

这对于David-Cray先生来说是一个关乎真实性的问题:如果你不能在剧院中安排一支乐团,那么如何呈现一种真实的效果?演出者和观众对于该问题有着相似的关注,幸运的是,David-Cray先生有时间来思考这个难题。“通常情况下,这类产品需要聘请一位音响设计师,然后像一般业务来完成。多年来,我一直在这里负责音响设计工作,自己很清楚如果必须将交响乐团放在音乐厅外面,就必须采取不同的方法:这需要有来自一支专业团队的帮助才可实现。一年前Opera Australia公司联系到了我。恰恰在这段时期,缘于令人兴奋的巧合,我遇到了来自d&b audiotechnik公司的拉尔夫·祖莱格(Ralf Zuleeg),此时他正在剧院的其他场地工作。我向他提起了我正在从事的工作,他的眼睛亮了起来。接着他便迅速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疯狂的项目。其实我是故意提出来的,因为我深知他在音箱系统和音响扩声方面具备丰富的经验,同时也对行业内新的技术成果知之甚详。然而我不知道的是,他对音响成像这样复杂的工程也十分熟悉。”

祖莱格联系了总部位于德国爱尔福特的 IOSONO公司,组成了一个团队,这样斯蒂芬·莫尔(Stephan Mauer)就加入了祖莱格与戴维·克雷的项目。“我们还需要设备支持,”戴维·克雷补充说道,“来自d&b品牌在澳大利亚地区经销商NAS的(谢恩·贝利)Shane Bailey随后加入团队,并负责协调采购我们所需的设备。”好运再次降临到戴维·克雷的项目上,贝利解释道:“是的,NAS一下子从库存中拿出了70多件T10s产品,而这恰是当时我们全部的库存。这真的是一个幸运的时刻!”第五个对团队做出贡献的是由史蒂夫·麦克米伦(Steve McMillan)领导的悉尼歌剧院音响部门。“他们解决了我们如何做好一切准备的问题,并为每场演出出色地完成了系统的运行和维护工作。”

祖莱格用基于单音箱模式完成了他的系统设计。“我选择T10是因为它既可以作为线阵列音箱,又可作为点声源音箱使用,用我的说法是:应用面很广。原因是无论你如何使用,它都具有相同的声音特点,这使得我的活也变得简单起来:我无需再花费时间为一套由不同单元组成、或同时采用线阵列和点声源配置的系统进行微调。起初,托尼(Tony)要求有一个仅为观众提供扩声,扩音器收起来用于舞台演出的系统。我们的任务便是打造一套音响系统,以创造一个绝对真实的声场。歌手们表演时不使用扩声设备,所以歌手与乐队的音响比例在整个音乐厅内尽可能一致。”通过祖莱格的系统设计与莫尔将空间音响规则应用到音箱安装工程,系统在首演前一周安装完毕后试听便得到了令人震惊的声场效果。“在第一次测试中,我们很清楚地意识到如果站在舞台上,演出者能够形成乐队真的在乐池中伴奏的印象,”戴维·克雷说道,“在听众中,听起来那么自然,即使你坐在离舞台最近的位置上,距离前场补声阵列T10音箱约1.5米左右,你依然意识不到音箱的存在,听起来完全自然”。“想象该系统是如何工作的最好方法,就是要认识到我们并非采用音箱来重现声音,而是使用它们来创造出虚拟声源的自然声场。我们的算法可以计算出听众在其所处位置能够感知声响的相应扬声器所需要的驱动信号。如果你喜欢,听众甚至可以听到本不存在于该位置的乐器演奏音乐。

这种对于乐队规模的感知是如何在整个音乐厅里表现出来的呢?“它们非常一致,”戴维·克雷说道,“在主厅中,从前到后,从一侧到另一侧,乐队的定位都让人感到震撼。 坐在某一位置来听,举个例子,小提琴和大提琴都在身后,坐到另一个位置上,方向随之改变,好像音乐家们就在现场。”戴维·克雷言语中饱含兴奋之情,而且越讲越投入。“在舞台上的效果让人惊叹,舞台上的歌手跟上他们从音乐厅听到伴奏的方式也十分奇妙。我同他们一起站在舞台的中前部,你能听到乐队的声音从身前而且是从脚下传来的,好像乐队就安置在乐池的深处一样。这确实很神奇。当你移动到前方边缘时,这种感受越发明显,一如真实一样。我们请来乐队指挥克里斯蒂安·巴德亚(Christian Badea)在音乐厅绕了一圈,然后登上舞台,他说出了同样的感觉——神奇。”

戴维·克雷继续说:“我有一种直觉,这种音频成像的方法在一段时间里将会成为音响同行们热议的话题。它在音响设计方面给予你完全与众不同的感觉,它是将技术从听觉体验中提取出来,并带领我们重新思考一个更加重要的哲学问题:什么是演出?我说的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呢?用容易理解的方式来说就是鸡尾酒会效应。在一个喧闹的声音环境中,诸如一场鸡尾酒会,耳脑系统可以让你专注于一个声音而同时忽略你身边的干扰声音。你能够这样做是因为大脑可以处理来自双耳的信号并分离出全部声音的角度差别。这便是所谓的双耳反遮蔽效应,它同我们如何感受周围世界以及如何聆听交响乐息息相关。听众会在其大脑中进行混音。 这正是采用d&b系统的原因!音箱声音和覆盖角度的一致性,以及精妙的算法,都将为听众提供‘难以置信的听觉体验’。他们或许无法看到乐队,但他们一定会相信乐队就在那里。这就是我所说的将技术从听觉体验中提取出来的含义。”

“最重要的是它与打造神奇混音效果的音响师无关,事实上音响师们不会对声响产生影响。就像我前面说到的,整体声音是由指挥控制的,这样才会有真实感。”拉尔夫在这个项目上对我们来说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当他将莫尔引入团队,我开始预见到这是完全可以实现的,但没有想到会如此成功。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并为未来开启了另一扇门。最终一切落脚于艺术的再现,而技术在这些方面上便消失了。这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类似应用

剧院和歌剧院

d&b Soundscape 技术可拉近音乐剧《迈克尔·杰克逊》(MJ The Michael Jackson Musical)表演者与听众之间的距离。

为了创造引人入胜的强大音频体验,两度获得托尼奖的声音设计提名并三次荣获奥利维尔奖的Gareth Owen,再次采用了由 DS100 数字音频处理器驱动的 d&b 沉浸式声音技术 Soundscape。
了解更多
剧院和歌剧院

威尔第音乐节选用Soundscape为室内和室外表演提供沉浸式音效。

2020年意大利帕尔马威尔第音乐节选用d&b Soundscape技术,无论是在室内还是室外,为观众提供优质沉浸音效体验。
了解更多
剧院和歌剧院

日本Naquyo音频艺术家利用d&b Soundscape打造沉浸式京都“时光停留”。

在12月于京都罗姆剧院举行的富有灵感的沉浸式音频表演上,d&b Soundscape技术和d&b T10扬声器构成核心音响系统,从根本上为Naquyo声音艺术家的集体作品的展现提供技术支持。
了解更多
剧院和歌剧院

标志性的谢菲尔德剧院Crucible剧场利用Soundscape的力量。

d&b合作伙伴PA Systems安装360 度Soundscape系统。d&b的沉浸音响技术与八角形座位布置和舞台完美协调,提升观众体验,让创意团队能够突破艺术界限。
了解更多
剧院和歌剧院

d&b Soundscape完美呈现Birmingham Rep的木偶剧《动物庄园》。

Birmingham Rep对George Orwell的经典小说 《动物庄园》进行改编,制作全新舞台剧,好评如潮,Tom Gibbons负责设计音效,在d&b Soundscape的支持下呈现史诗般的完美效果。
了解更多
类似应用
所有类别

d&b应用

移动应用还是固定安装? 室内还是室外? 大尺寸还是小尺寸?d&b针对每项要求提供定制解决方案。 此外,专用模拟软件可优化系统安装规划。
查看所有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