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L助力First Aid Kit唱响爱立信球形体育馆.

© Timothy Gottlieb

瑞典民谣二人组First Aid Kit在2019年1月上演了他们自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演出之一 - 成千上万名歌迷前往斯德哥尔摩爱立信球形体育馆观看演出。此次演出是该乐队全球巡演的旗舰活动,借此宣传他们第四张专辑《Ruins》。 

这场一票难求的演唱会也是d&b KSL系统通过音乐会音响供应商Soundforce Scandinavia供货在瑞典首次亮相,而Soundforce Scandinavia则是通过Arva Trading购买KSL。 

Soundforce系统技师Anders Molund与该团体保持联系,和他们一起穿越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开展巡演。“该乐队制作人员本来想要使用SL-系列,而我们刚刚收到了KSL系统 - 这就像是一份圣诞礼物。因此,我建议球形体育馆演唱会使用GSL、KSL和SL-SUB系统。”

Molund着手为巡演设计一套KSL和GSL解决方案。主L-R阵列由GSL8和GSL12组成,与KSL8和KSL12的外部吊挂阵列配合使用;d&b V-系列提供前区补声。数字功放采用一系列D80和一个DS1音频网络桥接器。

SL全能型

他继续说道,“SL-系列是一种非常高效灵活的系统,我们使用较少的音箱完全覆盖整个球形体育馆。KSL阵列的输出、全频能力和精细平衡的音质(即使在很远的距离)着实令人印象深刻。它们的特征与更大规模的GSL系统非常相似。

SL-系列延长的低端响应有助于减少巡演所需超低频音箱数量。Molund解释说,“我们在球形体育馆使用了12个SL-SUB,共计56个顶部安装的音箱 - 数字功放的比例真是非常低。就所有频率条件下的清晰度和动态余量而言,SL-系列比大多数系统都有显著改进,特别是中高和高频率部分。”

声学挑战

爱立信球形体育馆以声学方面的挑战而闻名,这促使Molund和团队采用d&b智能软件解决方案。 

Molund继续说道,“在球形体育馆,我从ArrayCalc文件得出的关于时间延迟和声级的设置马上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当你在体育馆中行走时,从GSL覆盖到KSL覆盖的转换几乎察觉不到。这一点以及ArrayProcessing的诸多优点,意味着在一定距离条件下清晰度要高很多,而且你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不需要将延迟阵列挂在之前常用的位置。”

SL系统吊挂时与Molund配合的是Björn Carlsson和Christoffer Pinnen Malmqvist。主调音区工程师Benkt Söderberg连同来自BCS Audio的Nick Boulton负责爱立信球形体育馆演唱会的音响控制。

一致的音色和精确的覆盖

© Timothy Gottlieb
© Timothy Gottlieb

Boulton指出,“KSL在整个覆盖范围内具有非常一致的音色。这意味着我可以确信:如果它在主调音区听起来效果不错,则在其他位置(包括覆盖范围边缘的低价座位)可能也一样令人满意…”

Molund评论道:“GSL和KSL的心形性能都非常不错。它能有效控制空间反射问题,舞台上的演出者几乎不会受到任何反馈或‘泄出’问题的困扰。即使是在KSL阵列吊挂高度十分低(几乎是“放在舞台上”)、间隙较小的小型场地内,我们也能很轻松地获得音量和清晰度都十分高的人声和原声吉他声,即使在后面大约45-50米远的位置也是如此。

整个频率范围内的心形背向反射和精确覆盖模式‘清除’了大量‘球场箱谐振’和许多场地中都很常见的低端间‘隆隆声’。”

类似应用

流动演出和音乐会

虚拟隔音外罩支持2021爱丁堡国际艺术节。

由于新冠疫情管制,限制使用室内场所,因此本届艺术节就期待d&b Soundscape及其隔音外罩将古典音乐和扩声这两个不同的世界结合起来。
了解更多
流动演出和音乐会

DiGiCo与Soundscape集成助力5G音乐节。

DiGiCo Quantum 338,加上完全集成的全新专用Soundscape用户界面,占据了布莱顿圆顶剧场 (Brighton Dome)和千禧巨蛋(The O2)Blueroom的调音区混音位置,通过d&b Soundscape系统向场地提供沉浸式音频。
了解更多
类似应用
所有类别

d&b应用

移动应用还是固定安装? 室内还是室外? 大尺寸还是小尺寸?d&b针对每项要求提供定制解决方案。 此外,专用模拟软件可优化系统安装规划。
查看所有应用